黄梅站26岁铁警孤身进站防控值守 【黄梅】

2020-02-09 07:04:12| 发布者: 黄梅新闻网| 查看: |

摘要: 新新闻资讯02-06本报记者 范天娇“让同事在广场待命,我一个人可以完成任务。”看到所长有些犹豫,官洋明极力争取道,“我是入党积极分子,请给

下面是关于“黄梅站26岁铁警孤身进站防控值守 【黄梅】”资讯的全部内容,由黄梅新闻网整理发布!


新闻资讯
02-06
本报记者 范天娇

“让同事在广场待命,我一个人可以完成任务。”看到所长有些犹豫,官洋明极力争取道,“我是入党积极分子,请给我机会,让我接受考验”!

疫情防控期间,合肥铁路公安处黄梅站派出所26岁民警官洋明从江西老家自愿返回派出所,在防护用品紧缺的情况下主动请缨,只身进站负责站内工作,降低交叉感染风险。“不是不怕,但职责所在,必须做到。”官洋明坦陈。

大年初一22时左右,正在江西抚州老家过年的官洋明收到黄梅站派出所所长周少红发来的短信:因为当前防控疫情特殊需要,请各位民警自愿来所里支援!

黄梅站派出所位于湖北省黄冈市,是合肥铁路公安处唯一设在湖北境内的派出所。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侵袭了湖北,蔓延到黄梅,官洋明决定回去。

这一决定遭到母亲的反对。“我妈担心我回去会不安全。”官洋明告诉记者,父亲比较支持他的决定。当晚,父子俩统一“战线”,做起官洋明母亲的思想工作。

“我是人民警察,这个时候肯定要去守护人民安全,没有退缩的道理。”官洋明向母亲保证一定注意自我保护,及时向家里做“情况汇报”。

获得母亲的支持后,官洋明连夜收拾好行李,第二天一早就踏上返程路途。按照以往路线,官洋明先要坐车到隔壁县火车站,再乘火车返回黄梅站。由于疫情防控,路上没有公共交通工具,官洋明只能想办法联系包车,自费800元赶到南昌火车站乘车。以前回黄梅大概五六个小时,那天花了9个小时。

1月26日17时左右,官洋明第一个返回黄梅站派出所。“所里防护口罩不多,没有防护服,也不知道疫情持续到什么时候。”官洋明说,为了避免其他同事被感染,他主动请缨一个人进站,协助县防疫部门开展疫情防控工作,让其他人在广场待命。

“我很意外,也很感动。”周少红说,刚开始自己并不同意,但在官洋明一再坚持下,考虑到防护装备紧缺以及接站班次不多等实际情况,就同意了他的请命。

自正月初一起,黄梅县政府紧急封闭黄梅火车站进站通道。进入站内后,官洋明主要负责黄梅站白天及凌晨所有列车到站的接车工作,配合防疫部门对下车旅客进行体温测量、登记、宣传教育工作。

“从5时到22时共途经8趟列车,每趟车到达前15分钟我要去站台值守,引导旅客按要求出站。”官洋明说,每天大概要送出五六十名旅客,提醒最多的就是做好防护措施。

截至记者发稿前,黄梅站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黄梅站派出所所辖41.72公里线路,途经黄梅县5个乡镇。周少红告诉记者,所内7位民警全员在岗,主要配合县委县政府,做好协调保障以及旅客体温检测、信息登记和站区秩序维护等工作。

随着防护物资陆续支援,口罩紧缺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但是护目镜和防护服还是不够,民警只有处置疑似发热病人时才穿,各自也尽量避免聚集。即使这样,也没有人出现消极泄气情绪,大家互相打气,抗疫的心都很齐。

官洋明作为进站人员情况更为特殊些,为了避免交叉感染,他每天在最晚一班车次结束后才回派出所宿舍休息,其余
官洋明告诉记者,他经常收到父母发来的微信,多是转载自公众号的防疫文章,每次看到他都会回个笑脸。晚上视频时,也总是报喜不报忧。

“除了我父母,我没告诉其他亲戚朋友我的情况,不想让他们担心。”官洋明说。

在采访中记者得知,这个26岁的小伙子还是单身,今年春节家里本来给他安排了一场相亲,但因为抗疫被耽搁了。

“等疫情结束再说吧,我觉得对方能理解,说不定还能加分呢。”官洋明笑着说。

温馨提示:
1、黄梅新闻网发表的“黄梅站26岁铁警孤身进站防控值守 【黄梅】”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2、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版权归原作者持有。
3、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并致以歉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