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黄冈新型冠状病毒疑似感染者的收治过程

2020-02-14 07:01:07| 发布者: 黄梅新闻网| 查看: |

摘要: 据湖北卫健委26日最新消息,2020年1月25日0-24时,湖北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323例,新增死亡病例13例,新增出

下面是关于“一个黄冈新型冠状病毒疑似感染者的收治过程”资讯的全部内容,由黄梅新闻网整理发布!

据湖北卫健委26日最新消息,2020年1月25日0-24时,湖北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323例,新增死亡病例13例,新增出院病例10例。其中:

黄石市、襄阳市、咸宁市为报告首例确诊病例。新增确诊病例中, 武汉市新增46例、黄石市新增31例、襄阳市新增2例、十堰市新增15例、宜昌市新增19例、荆州市新增23例、荆门市新增17例、咸宁市新增43例、孝感市新增29例、随州市新增31例、恩施州新增6例、仙桃市新增1例、天门市新增2例;新增死亡病例中, 武汉市新增7例,黄石市1例、荆州市2例、荆门市1例;新增出院病例中,武汉市新增8例、黄冈市新增2例。

截至1月25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052例,重症病例129例,死亡病例52例,出院病例85例。其中:

确诊病例中,其中武汉市618例、黄石市31例、十堰市20例、襄阳市2例、宜昌市20例、荆州市33例、荆门市38例、鄂州市1例、孝感市55例、黄冈市122例、咸宁市43例、随州市36例、恩施州17例、仙桃市11例、天门市5例;死亡病例中, 武汉市45例、黄石市1例、宜昌市1例、荆州市2例、荆门市1例、黄冈市2例;出院病例中, 武汉市40例、黄冈市2例。

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7989人,已解除医学观察1085人,尚有6904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这个冬天,武汉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但值得注意的不止武汉。

黄冈距武汉78公里,高铁最快27分钟就可到达。据媒体报道武汉封城前三天,黄冈均位居武汉出行目的地第二位,占比13%左右。

陈雪梅的弟弟是众多疑似感染者之一。他在医院照顾患病的母亲后出现咳嗽、胸闷等症状,被诊断为“考虑双肺感染性病变,病毒性肺炎不排除”,但是医院没有试剂盒子,不具备确诊条件,只能诊断为“疑似”。

过年前一天凌晨,弟弟被转院到黄冈惠民医院集中治理,家属不能及时得知情况,弟弟告诉她,医院情况不乐观,他怕自己会死。


陈雪梅的弟弟


1月23日24时,黄冈市宣布暂停公交、长途客运及火车站的离开通道。前后数小时,湖北已有包括鄂州、赤壁、仙桃、潜江在内的多个城市宣布封城。

“目前大家的目光都在武汉,其实武汉之外的很多城市疫情也很严重。”陈雪梅说。

以下是陈雪梅自述:

我弟弟在黄冈一个事业单位上班,家有三口人,弟弟、弟媳和三岁的女儿。根据CT结果,诊断是“考虑双肺感染性病变,病毒性肺炎不排除”。1月23日凌晨,他被转移到黄冈惠民医院救治,他是70号病人,床位也是70号,医院条件不是很好,像他一样的病人很多。此前,他收到两次病危通知,现在我们家属不能及时知道他的情况,真的很担心。

1月15日,母亲因腰椎间盘狭窄症,在黄冈市中医院8楼52号病床治疗,我们兄弟姐妹几个轮流陪护母亲,弟弟负责晚上陪床,陪了三晚上。1月17日晚,他开始咳嗽,因为想着照顾母亲方便,他就在母亲住院的医院就诊,打吊瓶。但是输了两天液,仍然咳嗽,他还给我们开玩笑说,胸很闷,会不会感染了那个病?


检测报告


没想到,刚说完一会,他上楼去检查,就被隔离了。母亲在8楼住院,他被隔离在16楼。刚开始,我不相信,以为是开玩笑,就跑到16楼去看,我发现15楼和16楼全是被隔离的病人,弟弟在16楼27号床。

我当时不知道情况,以为疫情只在武汉,也没戴口罩,一上去就傻眼了:走廊里面人很多,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穿着统一的防护服,弟弟房间有四人,隔壁房间全是人。我还看到有十几个木工师傅在叮叮咚咚地钉木板,将原本畅通的过道,隔成狭窄的一个小通道,通道口开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窗口,仅人脸大小。

刚被隔离时,弟弟的状态很好,医生告诉我们他的病情比较轻微,但免疫球蛋白需要自己准备。我们就照着免疫球蛋白盒子的照片到附近大药房去买,但是这个药已经严重缺货,跑了很多地方也没买到。我们感觉情况紧张,就先去母亲的病房商量,让母亲提前出院。母亲的主治医生得知我家的情况,很快答应我们,说明天就办理出院。

到了傍晚,我们又想起药还没买到,我就开着车和儿子、外甥继续一个药房一个药房的问,我们大概跑了十四五个药房,最后在一家偏僻的老街药房买到了唯一的4支免疫球蛋白,650一支。

买到血球蛋白,我们很高兴以为弟弟得救了,第二天一早就去医院。上午母亲输液,三姐开始清理行李,输完液,三姐一家就匆忙送母亲回老家了。我去办理出院手续,门诊处,病人已经水泄不通,医生和医护人员,都在焦虑地忙碌着……我用了近2小时,在一排排长长的队伍中,办完手续。这个时候我发现,医院就诊的病人越来越多,门诊医生和医院所有工作人员都戴N95口罩,平时能正常出入的车子也不能进医院了。

1月21日,医院说弟弟病情加重,还急需人血球蛋白。我们赶到医院,得知因为他先前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出现并发症,胸闷、呼吸困难。我们着急得不行了,在慌乱中又开始到处买药。托了很多关系,大姐在浠水买到了6支免疫球蛋白,495元一支,我们在市医院对面的药店买到了4支,690一支。

在买药的过程,我们也到处买口罩和防护的药——奥司他韦胶囊,但都缺货。回家我翻箱倒柜地找,找到了几个口罩,开始就戴薄薄的口罩。后来,我又想办法从宁波一个朋友那里弄了50个口罩和10盒奥司他韦胶囊。

21日晚,弟弟做了胸部ct检查,结果是:考虑双肺感染性病变,病毒性肺炎不排除,请结合临床。大姐是医生,了解弟弟的病情后,我们才知道,是疑似病毒性肺炎,大姐一直和医生说要用试剂盒子检测确诊,医院说目前不具备确诊条件,所以诊断为“疑似”。

22日,弟媳把三岁的女儿送到了我家,她全力以赴地照顾弟弟,我就没有去医院。这个时候我了解到武汉的疫情扩大,武汉各城市圈的疫情在上报。一整天,全家都是关注手机,死亡的人数不断增加,这是我最不敢看的消息。晚饭时,弟弟的女儿和弟弟视频通话,她说:爸爸我在姑姑家很乖,很认真吃饭了,爸爸要像我一样认真吃饭,吃两碗,就不会打针。我在一边眼泪夺眶而出。

到晚上11点,弟媳电话说医院通知弟弟换医院,我立刻赶到医院,眼前的情景让我今生无法忘记:整个楼层的医护人员都在慌乱中收拾医疗设备。弟弟在输液,问他具体原因,他说不知道,只知道刚才医生通知他们让家属收拾行李,准备转走。至于转到哪里,没人知道,为什么转,护士说是政府统一规定的,让家属帮忙扶病人到楼下的救护车上。

第二天早上,我得知弟弟是凌晨3点多转到黄冈市惠民医院的,家属不能进去。弟弟是70号病人,也住70号床。我只知道他前面有70个像他一样的患者,后面有多少我不知道。弟弟说医院条件很差,没有开水,没有单独卫生间,卫生间是男女共用的,需要排队,仅有几名医护人员,都忙不过来,到了下午四点,还没有送饭……他没有办法起床,一天都没有办法吃饭喝水和上卫生间。他还说这样下去只能等死。我听到这些,心里都崩溃了,家里水管没有关,整个客厅全是水,也浑然不知。

24日,年三十,有人答应帮弟弟转到黄冈二医院,弟媳和我似乎看到了希望,早早起床等待。等到中午,对方的回复二医院是重症病人,建议不要转。我们一下子泄气了……弟媳还是不停息地在努力,她希望能想个办法进去看看。我和大姐合议穿医生专用的防护服也许能进去。接下来,我们通过疾控中心的熟人,弄到一套防护服。下午三点,我们拿到防护服到惠民医院。


黄冈市惠民医院


医院就诊楼前,用混泥土和砖临时砌起一座高墙,墙外有人把手,墙内的病房里完全看不到什么。弟媳拆开防护服,穿上,进去了,我才平静下来,不一会弟媳打电话哭着告诉我,弟弟生活已经不能自理。同病房的人情况好不到哪儿去,有些生活可以自理,有的则不行。

今年过年什么都没准备,母亲和父亲一直在老家祈祷弟弟平安,我爱人从昨天下午到一线值班,今天中午还没回来,我儿子过年前一天被送到农村爷爷奶奶家。昨天我从医院回来是5点多,没有吃一口饭,弟媳10点多从惠民医院回来,也没有吃饭。

针对此次疫情,据记者了解,1月25日,黄冈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市市场监管局九措并举加强新型肺炎疫情防控”,包括加强农贸市场监督检查、加强餐饮单位监督检查等。另据新华社报道,黄冈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指挥部23日下午发布1号通告说,自2020年1月23日24时起,黄冈市区公交、长途客运暂停运营;城铁站、火车站离开黄冈市区通道暂时关闭,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市区。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温馨提示:
1、黄梅新闻网发表的“一个黄冈新型冠状病毒疑似感染者的收治过程”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2、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版权归原作者持有。
3、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并致以歉意。

相关阅读